Carrie.

.

凤求其凰 白昭

视角:王昭君——公主——李白
ooc注意,凤求凰故事属于在官方的基础进行改变(完全变样……)
我曾翻过一本纸张早已残破不堪的古书,伴着有些刺鼻的味道,昏暗的灯光不断地晃动,而我则静静品尝这个故事:
轩辕国,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家。它在许多史书存在于只言片语,但却没有任何痕迹证明它那时的繁荣。
轩辕国的公主,恰好与我同名,也名王昭君。我扶了扶鼻尖上的眼镜,嘟囔几句“真不知是幸还是什么……”
王昭君有一个很奇怪的吹笛习惯,她喜爱独自在夜晚的桃花林吹着笛子,然后没到夜晚将尽未尽之际,才回到宫中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但他们早已习惯这个公主的曲子奇怪行为。
王昭君小碎步地来到了桃花林。一轮皎月较为清楚地倒映于桃花林里的小池塘。夜晚的风有些寒冷,它轻轻吹动着开满枝头的花儿,有些花瓣飘飘掉落于专注吹笛的人身上,那人只沉浸于她的笛声中。
她听到了脚步声,伴随着他的脚步,他温柔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“王昭君。”她从未知道,她的名字,还可这般的好听。
她有些蹙眉地回头看那人,这两眼相对,即是一眼万年。他同她一样,有一头如银丝般的长发,那明亮的眼眸里有藏不尽的柔情。他身上别着一把长剑和一个精致的玉佩,那玉佩,竟和王昭君的玉佩,如此相像。
很安静,她没有问他的身份是甚,她依然静静地吹着她的曲子,而他则躺在树上,喝着酒,静默地听着她的曲子。
久之,那个冷若冰霜的公主,也会对他的到来,露出浅浅的微笑,如春日的阳光,暖暖的。她那冰封已久的心,可能已经有他的存在了。又是一日,王昭君停止吹笛,有些张口欲问少年的身份,又紧紧地闭上嘴。少年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,随意地把玩着他身上的玉佩,轻启嘴唇道“在下李白,至于在下的身份,这是一个秘密。”说罢,他的嘴角有了一丝浅浅的弧度。
李白?我暗暗在心里说了这个名字,目光开始瞟向正在昏暗的摇摇晃晃的灯光下,与我共同研读疑似轩辕国留下的古书的那个白发少年,竟有三分像书里对李白的描写。怎会如此巧合……?名字都恰好相同……我晃了晃有些头疼的头,巧合而已,不要多想……我定了定心神,继续读下去,却忽略了灯光下一人对我的凝视,他悠悠地叹息一句,那叹息,随刮过的寒风所消失,和那封尘的往事般。
宫里的人惊异地发现,那个冷若冰霜,只会吹笛的公主,竟红着脸地学习女工。王昭君轻咬着嘴唇,看着她做的不怎么精致的手帕,思索着如何送给李白。风轻轻地送过门外的风铃,也撩动了少女的心。
王昭君有些颤抖地拿着手帕,心中不断想象李白收到后会说什么,她开始忐忑不安,她从未如此紧张过。李白还如往日般,准时地来,不过迎接他的,是万箭齐发。
那李白原白凤化身,本是无拘无束,浪迹天涯,但有日他经过轩辕国时,被笛声所吸引,也遇到他一生所爱,可惜他未能和他所爱之人共度余生。“你可以回来吗?我想你的笛声和你。”
王昭君替他挡了致命的箭,她躺在他的怀抱里,笑着流着泪,她轻声地说一句“遇见你,我不悔,意中人。”她的手无力地倒下,眼眸的光芒也逐渐消失,如死灰般地黯淡无光,她的手帕还未送出,她的心意还未告诉,她还未和意中人白头偕老,可是她死了。那个公主,死于她所敬重的父王的箭下,讽刺么?
后面的书页,被很明显地撕掉了。所以故事的结局?
白发被风轻轻吹起,再刺骨的寒风对于我,竟没甚感觉,呵,是活的太久了么?亦或是心已冰封,就不会感到冷。
我无事地站起来,轩辕国么?思绪骤然回到不可回去的过去。
她死了。
我不信。可是脸上被她溅到的血迹却强迫我相信这个事实,后来这些血迹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了,被我的泪水所消失。你走了,那我拿整个国和你陪葬!
那日的鲜血,五日未干,王城上下,都被一人所屠尽,仅有几人侥幸躲在尸体下得以活命。血,可真美。
后来他背起长剑,和她生前最爱的笛子,一人去寻找她的转世,哪怕看她与别人成眷侣,哪怕她还是死在他的怀中,他还是会守护现在的她。
“李白?”她的叫唤声使李白从回忆醒来。李白定了定心神,淡淡道“何事?”王昭君把紧抱的书摊到最后一页,道“这页被撕了,我竟好奇这个故事的结局,不知为何。”李白低下眼眸,这个故事的结局么?
那只凤凰傻傻地等着公主的转世几百年了,而公主的转世,都未能长寿,自己经历了无数痛不欲生的轮回,却无善果,这是对自己屠尽满城的惩罚么?
他低声笑笑,不知是讽刺自己还是什么,道“这个故事,并没有结局”
她愣了愣,不知该说甚。她竟然感到了丝丝悲凉在这话间,是多想了么……
有的时候,我很恨我被你的笛声所吸引,因为那时我也不知道我会爱你生生世世,会寻找你生生世世,直至我的死亡。
烂结尾的结局qwq

我拼命地饰演一个滑稽的小丑,可惜没有一个人在观众席上

记忆穿梭线 白昭

看完一篇文章脑中的脑洞 这是一封信,一封最新发明的记忆穿梭线的邀请。 王昭君抿了嘴,整理好东西便去应邀。 记忆穿梭线,说白也就是回忆过去,就当回忆小时候吧。 进了记忆穿梭线,她站立于一片大雪,发现以前的自己在地上爬着,和一个小孩说着牙牙语,有时无缘无故地哭,又无缘无故地笑起来,当时听母亲讲童话故事,想和灰姑娘一样,有一个王子为她等候着。那个小孩,听完她的希望,口齿不清地讲出“我可以当你的王子。”那时,自己开心了很久,硬拉着那人玩现在看起来极其幼稚的过家家,王昭君哑然失笑,我们就像那枯叶,掉落于地,不可能再回到树上。
王昭君又往前走,这是小学么?小学的自己,文文静静的,不敢与人聊天,那时的自己真是乖乖女,不敢大声喧哗,老师让她做的一切都不敢说不,如果这时候的自己知道以后的她是一个女疯子,不知该作何感想。 李白与王昭君是邻居,放学后他们便一起走回家。往往是,李白一脸激动地讲,王昭君安安静静地听着,最后李白也感觉尬,摸摸口袋,发现有一颗糖,便一脸自以为豪地给了王昭君,王昭君那时脸红起来了,接过去,又一言不发地一起走回去。他们的脚印,深深浅浅,走过了小学的时光,走过了曾经冷战的时光,走过了一切。
初中他们没分到一个班,他们每一次在学校的见面,如同陌路。现在的王昭君紧握了握她藏在大衣口袋的手,继续前进。画面到了食堂里,那时的王昭君饭早早吃完,开始四处张望李白在哪。他在那。王昭君快速走上前,却发现他一脸笑容,与别人聊着,她生硬地想打个招呼,话却堵在喉咙,又飞快地走出了食堂,他们擦肩而过。王昭君仰头一笑,伸出手握住雪,痒痒的,这雪又立马消失不见,可能我和他的感情也如同这雪罢。
他们考到一个高中。不知何时,王昭君的脑中竟不断有李白的身影,他的笑容,他的一切。我这是喜欢么?现在的王昭君静默着,看到高中的自己红着脸和朋友偷偷讲着,不由地晃了晃头,那时的自己,真是眼瞎。 她又往前走,看见高中的自己愣在原地,看着自己的朋友和李白在一起了,自己一个下午都没有好好听课,只是呆呆地,觉得自己像一个傻子。
李白突然在qq问她:“王昭君,你喜欢我?”他怎么知道的,我只对那个朋友讲过,什么情况,什么情况……王昭君碰到李白了。李白没有看她,直径走过。王昭君愣愣着,神情恍惚地走回家,以前也有人和我回家,不过这个人讨厌我了,又没有小朋友接我回家,我只能自己回去咯。王昭君回到家,刚想质问朋友,朋友倒先给她在qq说了句“绝交,不过谢谢你告诉我关于李白的一切,以及,你和我讲的,李白也都知道了,这只能怪,你是一个傻子。”手机掉了,一个人的心也掉落于绝望。 王昭君趴在地上,死命地咬住手臂不让自己哭出声,我这算被背叛了么?很难受现在,有没有一个小朋友能抱我一下……现在的王昭君看到高中的自己把自己的手臂咬出血,又哭得撕心裂肺,不由地叹了口气。以前的我,太傻了,也太玻璃心了,现在想起这段往事,竟没多少感觉了,只是觉得我很傻罢了。
她又往前走,这是大学毕业的自己。自己要坐上火车时,有一个人拉住了她。他叫李白。李白看着她,大声地说了一句她以前一直期盼的一句话“我喜欢你”可惜,那是以前。那时的王昭君静静地看着他,说道“如果你在高中说这句话,那就好了。”王昭君没有看他,直径而走,就像高中的李白一样如此。现在的王昭君看到那时的李白一直站在原地,静默地,看着她上了火车,并离开,然后咬紧牙,走远了。
从喜欢你到最后的选择放下,从你不喜欢我,到喜欢我,这期间,只花了5年。只叹,命运无常罢了。
记忆结束了。转过头,看见有一个人不同时间的样子重叠在一起,他叫李白。 王昭君突然笑了,她也哭了。 感谢你照亮我的一生,也感谢你不是我最终的归宿。

信昭

凤凰于飞x白龙吟
他闭了眼,全都是一个人的模样。
韩信最近老是嗜睡。一闭上眼睛,总是会梦到一个女子,有着一头如银丝般的长发,脸迷迷糊糊的,看不清楚。她伸出手,张着嘴,好像对他说了什么,又好像又什么都没说。
每当这时,他总会惊醒,他的记忆里分明没有这个女子,所以她是什么?一个梦境么?
她闭了眼,全都是在想他。
他不记得她了,可她的回忆全是他。
那日王昭君的生辰,龙族应邀。
韩信祝完酒后,便感觉这宴会毫无意思,便先行告退,去了凤族的桃花林解酒。
他明明是第一次来,却感到无比熟悉,他好像来过这,跟着一个人来到这。那那个人是谁?
他依稀记得他对一个人说过一句话,是什么呢?忘了,应该也不会想起来了。
龙王消除了他对王昭君的所有回忆,因为他对龙王来说只是一个武器,不应该拥有除了冰冷无情还有的情感,。
一仗归来,他周围都来自各方的赞美声,而他却看到了有个人静静地在人群外看着他。他们的目光对视,一眼万年,所谓如此。他跑上去,那个人却落荒而逃,像一个小丑般。他定定地站在那里,那个人,叫王昭君。
他想起来了,想起了他们的一切。原来我们,很早就认识了啊……
王昭君要送去当祭品了。韩信听过无数女子的悲惨经历,这是他第一次脸上没有被触动过,跪在地上的小使畏畏缩缩地瞟了韩信一眼,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他的手狠狠地握紧了。
……
“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……是心上人。”
王昭君穿上嫁衣,泪在脸上划过一条长线,她也曾想过穿上嫁衣,与心上人一起共度余生的模样,可是,心上人早已成陌路,该如何?她的泪水和这刺眼的红色,成了莫大的讽刺。
暴风雪,掩盖了所有肮脏的事物与人,也掩盖了一个少女和她一生最重要的爱。
王昭君死后不久,韩信死于战场,尸首不明。
曾有人看到,有一个白发男子背着一个已死去的女子,那女子与死于暴风雪的凤族公主长的像极了。
“她是谁?”
“我所爱之人”
“她……不是已经死了吗……”
“……”他长叹一声,温柔地看着女子,静静地说“她生前和我约过,一起共赏这天下的,可惜,我还是负了她……”

白昭,梗一个道姑朋友

有一个人在你心里留下过一个位置吗?
有,也没有。
有一个人,他长得真的极美,他曾轻轻和我说过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他这句话,留在我心里,很久很久。他眼里的柔情,可以把我内心的冰雪融化,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,终究不是属于我的。
我在故友的喜宴看到了他,和他的意中人。周围的人皆言“剑仙大人好福气”我懵了,酒杯落在地上,酒杯碎掉的声音被祝福声掩盖,而我可笑地站着,看着他,与他的意中人。
他忽然与我对视,眼里是往日没有的冷漠,我心里竟有一些惶恐,我曾想在那时借着酒醉,抱着他,留下一抹朱红在他脸上,然后又笑着离开。可是我不敢 ,也没有资格这样做,他和他的意中人笑吟吟的样子,可真好看,真如他们所说的,天生一对。
如果她是你的意中人,那我呢?原来给我我的誓言都是这样虚假吗?是我做错了哪些,让你失望了,还是,我在你心里,根本没有一个位置……?
我不停的喝着酒,耳边都是我不想听到的情深义重,这些,你也曾和我讲过,可惜啊,这是假的,我喝着喝着,眼泪在空中划了一条线,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,说不清为什么,我就哭了,哭的这么不争气。
我跌跌撞撞,跑出了喜宴,走到你我相遇的地方。桃花树还在,只不过我第一次来时是满片桃花,它们悄悄落在我和你到身上,而现在,只是满片萧瑟。是的啊,春天过了,花也败了。
我活着,就是一个笑话,因为他的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,痴痴地等他这么久,最后啊,我只能笑着看着他,离我越来越远,最后与另一个人在一起,而我也只是孤独一人。
借酒消愁愁更愁,我喝着喝着,眼前又浮起了你和你的意中人,王昭君,你可真没骨气。想忘掉一个人,却发现,那个人,是我整个记忆。我一闭眼,看到的就是你舞着剑,而我吹着箫的情景,可惜啊,这是过去。
我哭着哭着,就哭不出来了,是因为心里太痛,如果,这只是我做的一个梦就好了,醒了,我也不会这样痛,只是感觉,这个梦的我真窝囊,窝囊的要死。
那日喜宴,李白的未婚妻看到了王昭君,她问李白“那个白衣少女是谁?”李白淡淡地抬起眼,与王昭君对视,他笑着,说“我的一个道姑朋友”